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1. 首页
  2. 新闻
  3. 人物

钟表收藏家庆龙:为爱好书写教科书

2016年07月04日 11:29
(作者:采写/叶叶)



“我友庆龙,年轻时喜欢音乐,远渡重洋,登上英伦三岛,日久生根,继而对中国文化、英国文化都有了解,随年龄阅历增长,对国人既熟又生的钟表渐感兴趣,遂加深研究,心得积累多多,收藏蔚为大观。”这是中国著名收藏家、古董鉴赏家马未都为庆龙的《时光技艺》一书写的序语中的一段话。


寥寥几笔,将庆龙的生平喜爱一一交代。身兼数职的庆龙,是一名音乐人、餐饮集团老板、古董收藏家……而今天,我们要谈及的是他平生唯二爱好之一的古董收藏与研究带来的硕果——时隔一年后,《时光技艺之二:古董怀表收藏与鉴赏》一书问世了。



  

“播威”怀表带入行:只为解传家宝背后的文化
 

庆龙向很多人说起过他的“怀表情缘”。1993年,在他即将远赴英国之际,父亲将一块1870年瑞士产“播威”(Bovet)珐琅怀表交给了他。在英国最初的10年里,庆龙时常拿出怀表观赏,不知不觉间被怀表本身独特的机械转动声和精美的珐琅画所吸引。


每每打开这只“播威”怀表的表盖,在后盖处刻有“播威”两个繁体字,“我当时就特别好奇这两个字背后会藏有什么故事。”庆龙带着这样的疑问,跑了许多间钟表行。“有一天遇到一个小手表店老板,虽然他不懂怀表上的中文,但在看完机芯后,非常肯定地告诉我,这是瑞士‘播威’制作的怀表。”


庆龙后来查阅得知,播威是由爱德华·播威(Edouard Bovet)于1822年(清道光年间)在中国广东创立,生产线设在瑞士,数年后成为拥有中文名“播威”的瑞士品牌。播威当时所制造的顶级怀表广受欢迎,特别是清朝王室贵族。北京故宫博物院保存有播威古董钟表,当中包括三只清代皇帝御用的播威怀表。庆龙的这只“播威”怀表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款“爱神丘比特”人物珐琅图案的小八件(如上左图)。


这与庆龙起初猜想的一样,两个字带出了一段历史。庆龙开始对钟表背后的文化产生了特别的兴趣。



怀表历史鲜为知:“一提表就想到瑞士,肤浅!”

 

在庆龙看来,有些人尚不清楚怀表与手表之间的关系,厘清由怀表演变而来的手表的几大重要概念是很有必要的。


“就比如,经常有人搞错手表出现时间和普及时间的差别。”据庆龙介绍,19世纪中期,钟表工匠们开始将怀表绑上皮带,形成今日手表的“雏形”。在19世纪70年代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大浪潮下,手表得以真正意义上的推广和普及。


1904年,法国著名珠宝商人路易斯弗朗索瓦卡地亚(Louis Francois Cartier)在听到老友飞行员亚伯托桑托斯杜蒙(Alberto Santos-Dumont)抱怨无法在驾驶飞机之际方便读取时间,每次需要从口袋里掏出怀表十分不便后,经过反复设计与创新,卡地亚通过皮带和扣环将怀表绑在手腕上,并以老友名字命名,成就了卡地亚公司品牌里最早且具革命性的Santos飞行腕表。这款腕表自此陪伴杜蒙多次打破世界飞行记录,惊艳世人的同时也得到了热捧——自此,手表得以全面普及。  

  
与手表普及源自Santos飞行腕表这一概念相比,提到表,更多人想到的是瑞士。庆龙对此批上了“肤浅”二字。 “说到钟表第一个想到的就应该是德国,因为德国是最早的钟表大国,从15世纪到17世纪中期,在技术和产量上没有其他国家可以相比。之后,也就是17世纪中期到19世纪末期,理所应当是法国和英国,而瑞士的表类产品仅仅是从18世纪末逐渐开始强盛。”他解释道。



鉴定关键在机芯:怀表后甲板装饰性演变藏玄机



如今,怀表在艺术品市场上的收藏价值被逐渐发掘。近几年,随着一场又一场拍卖会上的“一锤定音”,古董怀表得到了越来越多古董收藏家和鉴赏家的青眯。


有人钟爱怀表在于其华丽在外,珐琅面、黄金壳、珍珠口、微雕画,并且有着皇家定制或宫廷贵胄收藏的背书;也有人觉得怀表的华丽在内,穿越时间的古典审美,能看见几个世纪前的生活状态,以及小小怀表内藏着的比腕表更为复杂的结构。其实,在资深藏家眼里,怀表更多的是一种结构精妙的复杂机器。


庆龙提到,鉴定古董怀表的关键在于看它的机芯。古董怀表机芯的工艺设计、厚度和结构随着科学技术提高而不断改变。


“由于机械化制作成分加剧,怀表机芯的手工制作成分随着年代的变迁而越来越少。到了19世纪初期之后,机芯后板的镂空纹饰以及手工雕花也逐渐消失了,只留下花体的制作者签名;再往后,批量生产的机芯竟然连签名都没有了,就更不用提雕花的装饰性。根据这些特点,你只需要看怀表机芯的后甲板装饰性演变,就可以大致判断出机芯的年代。”


庆龙不讳言正因为17世纪末期和18世纪是钟表机芯技术最辉煌的年代,他在所有收藏中最爱那时期的钟和表。“无数高机械技术都在这个时期被发明的,并且手工制作与机械制作各参半,艺术价值和走时的实用价值都非常高,不像后来的机械制作成份越来越多,精准走时是好了,但失去了手工制作的艺术价值。所以我把18世纪称作为钟表的巅峰时期。”

  

热爱钟表不止于写书:已着手拍摄纪录片

 


除了写书,拍摄关于钟表的纪录片是庆龙的又一大夙愿,而今,自媒体时代让他脑中的设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在专访中,庆龙表示,摄制组已经开始着手拍摄了许多的采访、外景以及各类古董钟表的素材,计划于7月底完成花絮部分的制作,以争取到更大的资金融入。


他透露,目前尚未决定纪录片内容最终会分为哪几大版块,“也许会按照国家来一集一集制作,比如:德国、法国、英国、瑞士、荷兰、俄罗斯、中国、西班牙等等来分集。当然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才能完成。”


多屏时代的发展为自媒体提供了更为多元化的播放渠道,对于所拍摄的纪录片的输出形式,庆龙说,目前更倾向于在网络上播放,“当然也不排除在中国电视台播放”。

你需要登录/注册才能发表评论
爆料
Copyright 1998-2019 英国华商报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