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1. 首页
  2. 新闻
  3. 封面纵深

华商报独家专稿---连线抗疫前沿题外篇:帮忙琐记

2020年06月12日 11:06
(作者:孙建平)

英国政府终于正式下达了口罩令,要求民众搭乘公共交通时必须戴口罩,如果拒绝遵守政府的这项指令,违纪者将被处以罚款云云,此令将于本月15日起即时生效。新冠病毒肆虐数月,4万多条生命往生,戴或不戴口罩的争执终于尘埃落定。颇有意思的是,在政府颁布这条抗疫指令之后不久,英国医生协会(DAUK)和Hourglass慈善机构在本周一(8号)联诀向高等法院正式提出司法审查诉求,要求就政府的内阁大臣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中的失职行为进行司法调查,并直言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对一线员工的个人防护设备短缺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医生协会DAUKHourglass在递交的法律文件中声明,新冠疫情期爆发至今,马特汉考克一直拒绝承诺开展公众独立调查,以了解采购,储存,分配和提供个人防护设备方面(PPE)的供应不足状况。这是否直接导致危害一线的医生护士和护理院工作人员的健康和生命,并已造成多人死亡的缘由?假若证据确凿,那就应当承担法律追责。

政府部门和卫生官员在抗疫工作中是不是存在违法行为,我没有发言权。指証违法的事要有证据,相信法院会调查取证。面临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是否能够得到充分的防疫保护?我想工作在抗疫前沿的医护人员应该是心知肚明的。

疫情之初,NHS没来得及准备大量的PPE,致使各医院都非常急缺防护服,护目镜,口罩,手套和呼吸机等。我有两个女儿都服务于NHS,那种缺少防护措施的工作状况确实让人揪心。身为NHS医护人员的家属,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当时是既忧虑又着急,一天到晚就想着如何能为NHS做点什么,尽点绵薄之力。这种想法与高尚无关,只想着帮到了NHS,实际也就是帮到了正在医院抗疫的女儿。

一线医护人员没有足够的PPE防护装备,究竟是NHS医疗物资存储跟不上疫情大爆发迅猛节奏,抑或是政府的物资采购供应链出了问题?我当时对这些並不十分了解。自疫情大流行以来,出於对自家两位小医生的牵挂,我接连写了数篇系列文章谈自已女儿,也谈及到抗疫前沿的一些见闻。殊不知,这些匆就的抗疫文章发表之后,很多热心人纷纷来电。朋友们除了对两女儿个人PPE防护配置而焦急,并为她们寄来口罩护目镜防护衣等,英国上海华人华侨联合会还直接给女儿工作的医院捐赠个人医用防护用品,也对英国医院没有给员工提供应有的抗疫防护装备表示极大的关切,朋友们都给出很多好的建议。更多的热心人士都想着为NHS做点什么,还提议我直接打电话询问NHS,了解下他们的物资供应链上究竟急缺哪些物资?大家都愿为他们提供些采购线索。那时国内的抗疫大战刚告一段落,也有出口需求,向NHS提供医用物资供应的信息若获采纳,既帮了国内企业,也帮助NHS,这是一举两得好事,我也觉得这主意不错。

但我毕竟不具备医用物资供应商资质,要让NHS的物资采购部信任自己有能力向他们提供当下最紧缺的PPE物资信息,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按照NHS官网的电话,你是根本找不到想要联系的部门。但职业习惯养成的打探追究的精力,这会倒是用上了。终于从朋友托朋友的渠道,找来了NHS物资供应调配部负责人的联系电话。电话一拨过去,对方语气非常礼貌,也很有耐心地了解我有什么诉求。我十分真切地表示,自己是NHS的家属,有两个女儿工作在一线医院。NHS上上下下都在努力与新冠战斗,却沒有足够的PPE供应,我希望能帮到你们,协助你们联系到有质量保证的医用抗疫物资。物资供应调配部官员听后表示十分感谢我们的热心,同时又客气解释道,他们只审核全国各医院的每张订单,配发调拨和运送所需物资,整个NHS的物资和设备采购都由另一专门机构经手。他们还热心给了我联系邮址,建议我发邮件联系。

这个邮址主要针对NHS物资采购系统,实际上也还属公共查询邮箱。我在邮件的自荐信上竭力强调自己不是供货商,只是以NHS家属的身份愿为他们义务寻找采购资源,也同时把朋友和读者提供的一些PPE产品,资质及供货数量等信息附上,供他们自己选择。我的邮件刚刚点击发送,邮箱里很快收到自动回复,大意是感谢我的邮件信息,如他们觉得有用,会转交有关部门进一步联系我。

我很理解非常时期,这些部门都不该闲着。NHS很忙,政府更忙,遇上自动回复邮件亦属正常。不料次日,邮箱还真进来了以GOV收尾的邮件,来函依然是感谢我支持NHS,要我点击进入他们的采购网页链接,登记成为NHS的潜在供应商。注册登记比较繁琐,有一大堆内容要填报,还时不时要出具有关资质和证明文件。这类活咱从来沒做过,只能边学习边琢磨,花了几小时终于完成注册递交成功。

按程序,我会在邮箱里收到注册成功的确认函。可一天两天过去了,一周两周也过去了,我没见到什么确认邮件。除了感到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别的损失倒也没有。因为还要忙于写稿,几乎把这事差点都忘了。直到三个多星期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在核实了我的邮箱和姓名后,主动介绍他名叫B.J (缩写),是政府的新冠19 PPE物资紧急供应采购链的官员。我所递交的潜在供应商的注册申请程序,已被审核通过。还致歉说,因为申请者很多,因而审理时间比较长,延误了回复。B.J问我已经递交的PPE产品信息是不是至今有效?我一口答应当然有效。其实我不太确定三星期前和三星期后产品是否真有效,比如价格和数量,今天和明天可能都不相同。但我必须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因为这也是托我的朋友和读者一直所期盼的讯息。B.J说,他会再给我发邮件,列一个具体物资清单,希望我按清单条款提供产品的详细信息,包括产品照片,资质证书,产品技术参数,生产厂家和产品的情况介绍等等。B.J随后发来的邮件上,列出的几项已注明我在网上申报过的PPE产品。我注意到邮件标题是一个被编了8为数号码加Official字样的官文抬头,B.J也简要介绍说,他是被政府临时从另外一个部抽调加入新冠19 PPE紧急物资供应采购链的官员看邮件落款和邮箱地址,倒也没什么可疑。但这年头骗子漫天飞,惯用的伎俩就是电话和邮件,我自己也不完全相信政府的PPE紧急物资供应链真会联系自己。出於谨慎,我把B.J的邮件又转给朋友L,辨别确认是不是来自政府部门。L立即上网搜索了B.J,发现了他在领英上的信息和邮件基本相符。

为了保障供货无虞,我觉得这事应该让有进出口贸易经验专业人士介入更好。正巧朋友安迪斯说要送些口罩给我女儿,我便把B.J的邮件转给安迪斯,相信她能拿出第一手的完整供货信息。安迪斯在英国做了30多年的纺织品进出口贸易,很专业地根据B.J的要求,提供PPE口罩,手套,护目镜和防护衣等产品的性能特征,资质认证,技术参数,可供数量,包括发运航班的舱位占有量等,都如实向B.J发送过去。安迪斯说,她不熟悉呼吸机行业,无法提供相关信息。B.J也很快把安第斯提供的所有可供产品信息,转到新冠19 PPE紧急物资供应采购链的技术评估中心。等待评估期间,B.J还专门与安迪斯就具体的产品品质和技术数据,有过多次跟进,安迪斯亦即刻补充了所需材料。拖了一阵后,B.J又回复说,我们提供的N95口罩因达不到英国的防护标准,暂不列入送审,只能做存档以备日后需要。真不知道政府的采购部门是怎么想的,全世界都在找口罩,英国政府却不认国内的N95。B.J和安迪斯互动了一阵后,好像也没下文了。

又是几个星期过去。抗疫一线缺乏PPE的声音越来越多,我女儿她们的防护级别没见提高,各地医院的医护人员因PPE防护严重不足而倒下的医护人员却愈来愈多。一线阵亡的人数在4月下旬就已经过百,一些医院甚至让医护人员塑料袋裹身抗疫,或被要求重复使用PPE防护用品。约翰逊首相在5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有 312名医生护士和养老院的护工死于新冠。再后来,一直到现在,NHS的医生护士乃包括那些养老院护理院的护工,究竟有多少在新冠病毒中丧生?政府基本都没再公开发布过这些数字。

正当我们不再指望时,B.J又发来邮件,说由于他们要面对大量的申报产品进行评估,这很花费时间。有几款产品均因未达到有关技术参数指标,或系产品认证书不符要求,确实很难通过。……不过现在我很高兴地通知你,安迪斯所递交的XXX防护袍已被审批通过,政府的采购部门会很快联系你们,相信你们会抓住这机会……安迪斯也在同一时间也接获了由政府内阁直接领导的皇冠商业采购部(Crown Commercial Service简称CCS)的电话,急问她能提供多少数量的防护袍,何时能发运?并要求安迪斯在电话里完成CCS认可的供应商注册登记手续。事情进展到这一步,我以为离下定单也就一步之遥了吧?安迪斯高兴,我也很高兴,尽管只有一款产品被认可,怎么说也算帮到了NHS

可接下来又是一连数天过去,CCS也没再联系安迪斯。其间英国疫情仍在继续走高,新冠死亡率还在不断飙升。世界各地都在疯狂抢购抗疫物资,国内的供货商们也在不停地催问安迪斯:英国的订单什么时候能到?安迪斯何尝不想尽快把国内商家的防护袍送到抗疫一线?可CCS采购单迟迟未见,她也实在做不了什么。

时间就是这么一天天过去。谁也不知道这期间,究竟是什么其它因素干扰了政府的抗疫部署,或是政府的采购供应链上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一方面在新闻发布会上,威斯敏斯特的发言人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正在迅速评估,确保社会各界提供的防护用品信息,能满足NHS和社会护理工作者所需要的安全和质量标准,也会优先考虑更多更好的报价……”卫生大臣汉考克也说,政府正在与159家潜在的制造商合作,以提高PPE的产量。与此同时,英国媒体却在不断报料,许多本土企业一直在抱怨,他们生产了大量的PPE产品,政府根本就不理会。

有一家名为Imperial Polythene的企业,是专门生产工业垃圾袋的塑料制品公司,疫情爆发后,厂里用3天时间改装了设备,使公司每周可生产150万套医用围裙和防护罩。他们联系政府部门,报送产品信息,资质及技术参数等供应商所必须提供的信息,却迟迟得不到回复。公司董事长气愤地告诉《金融时报》:与政府打交道,发任何邮件给威敏斯特等于进入一个大黑洞,黑得你看不清方向。等待不如行动,Imperial Polythene公司决定不跟政府玩了,直接把1000万件产品卖给了爱尔兰卫生部,还以成本价卖出1400万只医用袋子给格拉斯哥,巴斯,普利茅斯等医院。

总部位于Somerset的英格兰西部Ecologix化工厂,其厂长也向媒体抱怨,他们工厂可向政府出售1000万只FFP2的医用口罩,每个口罩价格不到£1.5英镑。他们向NHS的顶头上司社会卫生保健部(DHSC)发送了供货报价后,5天后才收到了社会卫生保健部的自动回复,确认邮件收悉。(看来这个厂长的沟通渠道还不如我们)又过了5天厂长才收到一封要他填表的链接,就是那种注册为潜在供应商的网页链接。此时,厂长已把1000万只FFP2卖给了德国客户,厂长说他实再受不了政府采购部门官僚们的那套繁文缛节。

一位生产时尚高端女装厂的老板,为应对疫情将时装生产线变成了一条生产加工外科手术服的PPE生产线。他说,NHS采购供应链中的官僚主义和琐碎程序正把一线员工推向危险之中。他说:“我的兴趣不是使自己发财致富,而是要获得订单,这样我就可以阻止我的公司大出血。这就像鸡和蛋的情况;如果我们没有订单,我就买不起材料来加工生产”。他对媒体说,NHS的采购大门很难敲开,他几乎花了5周的时间联系威斯敏斯特,还给汉考克直接发邮件,结果都石沉大海。

看了这么多新闻披露,我只能安慰安迪斯,我们的结果不算太糟糕。你看时装厂老板用了5周时间,都未得到政府回应。有些事看来人们只能做围观者,而不是参与者,只要我们努力过了,尽力了,也就问心无愧了……又是一阵日子过去了,在我们都不再去想这事时,安迪斯却又收到了CCS的邮件。邮件开篇就是恭喜安迪斯的公司进入CCS供应商的电子版目录册,编号是CCS-XXXX。目录上密密麻麻地收录了5000多家供货商的信息简介,还请她在附加链接表上填入反馈信息,帮助政府能随时改进工作,云云。安迪斯这回不想再被忽悠了,对这封花架子邮件采取置之不理,我们都为政府能把官僚形式主义运用到如此极致而折服。

事情还没完。CCS的那单防护袍虽然没了下文,但安迪斯的法定供应商资质,还是让她有机会成为PPE的实际供应方。我再次宽慰她,虽然做了很多无用功,但是CCS总算把你登记在册,也是对你的公司是一种认可,说不定什么时候CCS又可能会再联系你。果不其然,安迪斯最近又收到了CCS邮件,要求她再次提供口罩,护目镜,手套和防护袍的产品信息,资质证书和技术参数等,与之前新冠19 PPE物资紧急供应采购链走过的所有程序相同,现在都得统统重新过一遍。考虑以前申报的产品依然是紧俏物资,安迪斯只能再按要求,联系国内合作伙伴重新组织货源,递交认证文件…… 

CCS有多大效率,威斯敏斯特与NHS之间的采购机制究竟如何运作,我们总有无数个问号,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又不知问题出在何处。一个多月前,我在系列文章中提到的《卫报》卧底记者,爆料挖出了NHS负责采购的高层官员自建网站,私下贩售防PPE护用品图个人私利的案例。无独有偶,女儿医院也有两个仓库管理员,不久前在网上私自贩卖医院的PPE用品,现已被警方拘捕。前一阵,就在政府一直强调检测剂有限,暂时无法对所有的NHS员工进行新冠检测时。安迪斯女儿所在的大学里,却有同学在兜售检测剂。说是自家Uncle负责政府的一检测中心,手里有一批检测剂,愿意以每盒(20支)£500出售给有需要检测的同学……

我和朋友L聊起这事,她的回答让我长了知识。她丈夫曾经在医学院校做研究,对医院的采购渠道有一定了解。据他所知,NHS的物资供应长期都有专门的采购供应机制,那属于国家专卖。政府的一些关键采购供应部门,可能根本无意向社会采购;这次若不是新冠疫情暴发到物资告急这一步,政府也不可能向社会公众开放其采购供应链。即使是英国本土企业,明明可以生产加工口罩,防护衣等,少了进出口环节,价格也不贵。比如有本土企业提供每个口罩£1.5镑,而采购部的外购价可能是£2-3镑,既便如是,本土企业仍难接到订单。道理嘛,想想不难明白。虽然你提供了有价格优势和有质量保障的产品,政府也有意下单购买,可采购部门能让这事成吗?有了这次的订单,政府下次再找这家订购,采购部的脸面何处安放?你这不是动了人家的奶酪吗?NHS的物资采购链一直都是垄断经营的,这涉及毕竟到利益集团,你根本撼动不了这其中的利益链,它盘根错节,互相牵制……我顿时恍然大悟,别忙乎了,这忙不是你想帮就帮得上的。

 

本文作者简介:

孙建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职中央台《在祖国各地》专题节目特约记者,上海台新闻部记者,外语部编辑。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旅居英国,在TimesPublications出版公司从事商业英语杂志采编工作20多年。现任TimesPublications新闻网编辑和英国华商报特刊记者。



你需要登录/注册才能发表评论
爆料
Copyright 1998-2019 英国华商报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