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1. 首页
  2. 新闻
  3. 人物

风云伴初心 梦途何远之

2020年03月13日 09:36
(作者:记者:孙建平)

华商特刊风云人物系列,本期推出旅英华人学者,牛津大学生理系首席研究员,牛津大学中药研究中心主任马玉玲博士,由她担纲的英国牛津大学中医药研究中心的传统中药药理研究项目,目前却是世界唯一,没有之一。感谢英中经济文化促进会李臣会长的支持,推荐。

在世界顶级学府中,华人科学家任首席研究员,并不鲜见。马玉玲博士和其他科学工作者一样,如星光般地闪亮在各自的科研领域里,并不为公众所熟知。 星空下的科学之星和娱乐大众的演艺明星是不同的,他们一路是寂寥走来,沒有镁光灯,沒有红地毯,少有鲜花与掌声;只是人们在蓦然回望时,才会发现,他们的科学成就相比于演艺之星, 更能折射出璀璨耀眼的熠熠星光。
马博士从2014年起作为牛津大学首席研究员立项开始,研究传统中药临床疗效的药理学机理,为临床有效无毒的传统中药在海外的普及和临床应用寻找科学依据。她何以能让牛津大学为她的研究方向立项建室, 使传统中医药研究成为欧美大学学术界里独一无二的科研平台,主攻传统中药药理研究?
马玉玲在接受访谈时表示,传统中医药在临床中对很多疾病起到了良好的治疗效果,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长期以来,药理研究,是通过单体化学成分与其靶点相互作用的研究来阐明药物作用机理而服务于开发新药和临床应用,最终研发为新的化学药物。 而化药研发的发展源动于青霉素的发现;青霉素是人类最早发现的一种化学结构明确可以非常有效地遏制感染性疾病的抗生素, 这为人类与疾病进行斗争奠定了药物研发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几千年来用于临床治病的传统中药通常为复方,经提炼加工后用于临床, 故化学成分众多,作用机理复杂, 无法简单地用西药药理研究方法阐明复方中多种成分的协同作用机理, 因此传统中药不被西方主流医学接受。 要让中药临床疗效通过现代药理学实验认证,并为西方业界接受, 是一个艰难而遥远的旅程。

马玉玲就是走在前面的披荆斩棘者。80年代初,她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在校期间,就对使用现代药理学方法研究中草药产生很大兴趣,华夏文明传承了五千年历史,中药治病的生物原理和科学依据是什么?一直是她想寻找的答案。有北大才女之称的马玉玲因本科毕业成绩出众,被分配到中国中医科学院所属的西苑医院从事中药药理研究工作。 但在实际工作中,马玉玲深知以自己的本科知识参与科学实验远是不够,在工作同时她于1982年以高分考进了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班。 马玉玲当时的研究领域是活血化瘀中药对心脏病以及心律失常的治疗和保护作用的药理研究, 利用在体心肌缺血和体外细胞的电生理实验模型,来研究中草药的科学依据。马玉玲师从名家李连达院士,这位中国已故的著名药理学家,曾首创中药与自体骨髓干细胞经心导管输入冠状动脉移植于心脏治疗冠心病的新方法, 其中药药理学的研究成果在中药药理学业界内影响深远。在名师的指导下,她通过努力钻研,反复实验,于1986年发表了有关心肌细胞电生理研究及在中药研究领域的应用和探索方面的研究论文,这项研究当时荣获了中国药理学会青年征文二等奖。毕业后她作为中医科学院的骨干研究人员,继续驰骋在电生理与中药及其单体药理的研究领域里。
1991年末,马玉玲有幸她被教育部作为优秀青年学者,公派选送到伦敦大学所属的圣托马斯医学院药理系作访问学者。首次出国的马玉玲对即这一难得的机会抱有着很大的希望,她带了一些中草药化学成分来到英国,打算在有限的访问期间,尽最大限度地完成对这些中药成分的实验研究。马玉玲师从英国药理学家Alison Gurney教授。初来乍到的马玉玲对院里实验室的诸多设备还是比较生疏,Gurney教授便要求她先熟悉再学习。马玉玲清楚自己只有一年的时间,能不能如期完成“使用细胞膜片钳技术研究中草药成分对心肌细胞电生理特性的影响”这一选题,取决于自己能否尽快掌握设备的操作程序及要领。她从早到晚地泡在实验室里琢磨操作程序,反复训练实验技术,每个周末几乎都是在实验室度过。“那时囊中羞涩,脑子里也没有去旅游度假逛街的概念,公共假日在实验室里继续工作反觉得心里踏实。国家派自己来学习做研究,就有一种责任和使命担当。” 回首往事,马玉玲总是历历在目。不到一年时间,她就提前完成了预计的学习和实验研究计划。如此高效率的访问学者,深得Gurney教授的赏识和赞许,中国学者如此勤奋,聪明,的确不负所望
Gurney教授对马玉玲用中草药成分对心肌细胞电生理特性的实验研究结果也很感兴趣,建议马玉玲留下来攻读药理学博士学位。马玉玲也觉得一年时间太短了,在把实验室的所有设备都玩转后,她确实动过想多学点东西的念头,却也犹豫着国内的家人,毕竟孤身在外,对亲人的百般思念总是难以抑制。读博得有项目支持来解决经费,须向政府申请当时的英国海外学者奖学金计划 Oversea Research Scholarships (简称ORS) 。当时临近申请截止日期 ,Gurney教授不容马玉玲迟疑不决,他认为申请表应该先交上去,申请成功,即使马玉玲不读这个博士了,还可由别人来读。 导师既然这么说了,马玉玲只能写信征求中医科学院意见,单位很快回复说,鼓励她继续读博学以致用,并保留相应的工作待遇。家人获悉情况后更是全力支持她留英深造;她的奖学金申请就此递交了上去。
那个年代,能被英国学者教授主动而积极推荐争取全额奖学金的中国学者,寥寥无几。马玉玲的履历背景和科研学术资质, 以及有关她近一年在英国圣托马斯医学院访问研究所作的成果汇报资料,在奖学金评委面前,似乎毫无悬念,被顺利批准通过。马玉玲对导师Gurney教授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 读博奖学金的申请要走一些常规而繁杂的程序,访英学者虽已在英国,但资助中国学者读博属于文化交流范畴,所有的paper work还是要通过英国驻华使馆文化官员评估审理。 当时的英国驻华文化参赞是Adrian D Johnson 先生,他与伦敦大学负责办理ORS奖学金的教授Abraham Lu 为多年的老相识。
马玉玲拿到奖学金时已是1992年的夏天了,她对即将开始的博士生涯充满了期待。 每年夏季,Adrian D Johnson 参赞都会回英伦休假,Lu教授也会邀请Adrian给历年获该项奖学金的中国学生做报告,希望他介绍一下英国政府对在英深造学习的中国学者政策的鼓励和展望,马玉玲作为英国政府ORS奖学金获得者被有幸邀请参加,也从此开启了与牛津的缘分。Adrian 早年毕业于牛津大学,是个中国通,学识丰富渊博,为人风趣幽默。他分别在1982年和1990年两度担任英国驻华使馆文化参赞。作为外交官,按常理第二次驻华任期应该要官升一级,两次到同一国家任职相同级别对一般官员并不适用。Adrian不在乎职务的级别,却很在意职位的意义,他觉得文化参赞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岗位,中国是能成就事业的地方。两任期内,他积极推动中英两国之间的合作人才培训项目,先后促成过许多学习和交流活动。Adrian认为中国不仅是个文明古国,更是个人才济济,朝气蓬勃,不断进取的国家。他对中国的认识和独特地见解给马玉玲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对常年全心扑在科研领域里做学问的马玉玲而言,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受和体验。她与Adrian交谈,无论是科研话题,还是人文命题,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真知灼见,给予她启迪和思考。后来Adrian每次回牛津休假,都会邀请Lu教授和其他学者聚会,马玉玲也由此渐渐和Adrian及家人变得熟络起来。

马玉玲读博课题是中药牡丹皮有效成分对心肌细胞电生理特性影响的研究。围绕这一研究方向,导师根据马玉玲的研究能力,计划在3年里让她完成研究,拿下博士学位。英国当时的读博周期一般在4年以上。马玉玲用电生理实验技术来研究中药有效成分的药理机制,通过反复多次的实验以同类西药为对照采集大量数据为博士论文寻找理论依据。那个年代想法单纯,一门心思只想抓紧时间,多做研究,收集试验数据,争取早日攻下博士论文。马玉玲朝九晚九,没日没夜,积累了大量实验数据,凭藉聪颖的天资和自身的努力,无数次的实验难题也都没有难倒过她,导师看了也很惊奇,一年半后便建议她准备开写论文。这个速度在导师过去带的学生中从未有过。导师甚而预估以马玉玲的学习研究能力,三年就能拿下博士学位。未料天有不测,突有一天,远在北京家中至亲意外去世的消息传来,她在伦敦平静而顺畅的科研生活突然被打破。接到这突如其来的噩耗,马玉玲悲痛欲绝,难以接受,她立即赶回北京。 家中至亲挚爱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给予她支撑探究中药学研究的勇气和力量。面对猝逝的亲人,她很伤心,欲哭无泪,暂时的分别竟换来了意外的阴阳相隔,这让她也很自责, 一时间她犹豫起这生死离别的求学之路的意义何在?彷徨中的马玉玲料理完亲人后事,因过度悲伤没能及时返回伦敦。
Gurney 导师对爱徒痛失亲人也深感惋惜,在向马玉玲发信致以悼念和慰问之际,鼓励她化悲痛为力量,完成学业。导师真切劝导爱徒,亲人既然已被上帝提前接纳,那就回不来了;他生前又是那么大度无私地支持着你,现在他一定还在继续关注和支持你,那就更不能让他失望。马玉玲心里明白,自己继续滞留北京,放弃博士,也换不回亲人已逝的生命。理性与感性之争,她选择了重新收拾心情,回到伦敦大学圣托马斯医学院的实验室,把对亲人的哀思寄托于撰写博士论文之中。几个月后,她的论文答辩得以顺利通过,被正式授予药理学博士,打破了三年拿下药理学博士的时间记录。那个年代的英国药理界,这样的专业博士人才为数也不多。虽然Gurney 导师对马玉玲的中药研究课题和成果很有兴趣,但如要继续下去,研究经费依然很成问题。中药研究毕竟不是政府的主要科研项目,用中药课题去向政府申请科研经费几无可能。他建议弟子先留下来做些药理研究实验,对日后的学术研究方向定位做些经验积累。马玉玲应聘去了帝国理工医学院学院工作,研究一种酸性糖蛋白对抗抑郁剂诱导的钠通道阻断的解毒作用,也就是西药在临床应用时对心脏产生的毒副作用。马玉玲对西药诱发心脏毒副作用的研究持续了八年。
在生命的长河中 ,八年虽不那么漫长,但对马玉玲的生活却也带来了很多改变。她与Adrian成了志同道合的伴侣。说起这段姻缘,马玉玲很是感慨不已,她一直把Adrian视为自己十分崇敬的长者朋友和老先生,她喜欢倾听长辈的亲切教诲,喜欢和这个热情开朗的老先生探讨中英文化的不同习俗和理念,更喜欢老先生身上的一生正气及童心未泯的率真之性。她觉得Adrian是上帝送给自己的一份超大厚礼。只是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已经退休的英国外交官会走进自己的内心,成为她心心相印,亲密无间的另一半。有一次,马玉玲听说Adrian因病卧床好些日子没出过门,还说等病愈后会去实验室看望她这个整天忙于研究实验的老朋友,她听得消息便立刻在下班后赶去探望。一看老先生因腰椎病复发,已静养在家数日,家中显得凌乱无序,客厅里的室内植物也有些无精打采,墙上的那几幅中国字画好像都蒙上了淡淡的薄尘。她知道老先生真病了,出于友情,尊敬,和难以言表的爱戴,马玉玲二话不说,立即动手帮他收拾房间,清理厨房,采购些生活物品,给他做家常饭菜,周末还去帮助整理花园,煎制中药给他服用。在马玉玲悉心照顾下,Adrian的身体很快好转痊愈。人生经常会出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缺憾,Adrian知道自己已渐渐离不开这个心细入微,聪颖敏捷,善解人意的知性女子,为不让缺憾成为事实,他果敢地作了真情表白。对马玉玲来说,这个被自己视为偶像的英国长者和知己,慈祥善良,重感情,爱中国,这种由友情转换为爱情的情感让人无法说No。这样一位知音和伴侣的介入,给马玉玲单一甚至有点枯燥的生活内容注入了丰富多样的七彩元素。与Adrian 走到一起后,马玉玲的生活和也更加忙碌而充实,科研再忙,也不耽误她打理家务,修剪花草的功夫。科研中遇上困惑和迷茫,也经常在与Adrian的倾诉和探讨中得以化解和释放。
马玉玲通过多年学术研究,深知西药的毒副作用机制。马玉玲坚信,中药存在了数千年,临床应用有效无毒肯定会有科学证据可循,心率失常不是一个因素造成,更不可能靠单一个化学成分的药物治疗。如果能发现复方中药的作用机理,找出其成为符合科学定律的翔实依据,传统中药的药理作用机制就会被国际业界逐渐认同和接受。马玉玲愈发觉得自己应该回到中药药理的的研究实验中去。 尽管那时英国的大学和药业研究部门都没有专门的中药研究实验室,她也要去为之努力一搏。Adrian很理解妻子想法,支持她辞去帝国理工的研究工作,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马玉玲辗转了几个大学的实验室后,没能马上找到可提供她进行中药药理研究的平台。2008年,她应聘到丈夫的母校牛津大学生理系工作。牛津大学是世上最早建立生理系的大学之一。马玉玲最初的工作性质,还是用电生理技术做生理和药理研究,研究细胞膜离子通道的电生理特性的调节对心律失常治疗作用。 她深知由于毒副作用抗心律失常西药在临床上的应用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而有效无毒的传统复方抗心律失常中药已在中国广泛应用。马玉玲希望通过对中药复方提取物及有效单体细胞电生理机制的研究,来找到中药复方临床疗效的药理学科学依据,并想以此寻求牛津大学对她开展传统中药药理研究的支持。牛津大学在医学领域的科研位居世界之首,保持其学术水平的高度和纯度至关重要。牛津大学很理解马玉玲的构想,但传统中药药理研究能否作为学术研究方向立项,校方持审慎态度。
2013年英国皇家医学学会举办了一场世界中医药论坛,与会者中来了不少中国医学界和医药生产公司的代表,马玉玲应邀在论坛做了主旨英语演讲嘉宾,题为《从东方到西方,从西方生物学到东方的中药学》。当时她还设计了一个研究示意图, 很清晰地列出了研究方向和实验模式的示意符号,通过科学方法来演绎论证用代谢,基因及蛋白组学的方法研究传统中医药作用机理。马玉玲认为,中药的临床疗效已经传承了几千年, 只要我们坚持去研究和实验,其存在的合理性和科学性总有一天会被论证出来的。当时这场演讲引起了国内外教授和专家的很大兴趣。 陕西摩美德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听了马玉玲的介绍后,马上表示陕西摩美德制药有限公司有意出资,为马玉玲提供科研经费,他们愿做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化道路上的铺路石。
牛津大学并不缺钱,不会因为马玉玲有了资金支持,就可以马上成立专门的中药研究室。中药研究有没有学术价值,对一个世界一流的知名学府而言,需要的是严谨的专业评估,需要的是时间检验。之后的一年多,马玉玲和学校及系里的主管领导的不断沟通,希望将她多年来学习和科研所积累学术财富和掌握的实验研究技能,通过与摩美德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究,来完成传统中药药理的科学论证。 为制药企业提供有偿科研服务,符合大学的科研价值观。在马玉玲的积极努力下,牛津大学终于同意与陕西摩美得制药有限公司签约中药复方药理机制研究合作协议。 这也是牛津大学历史上首次与中国民营制药企业合作开展项目研究,对增进学术界对中医药的理解与认识,也有重要意义。
与摩美德制药公司的合作从是研究心速宁的药理作用开始的。 马玉玲根据自己做电生理与西药药理研究的经验,提出了用结果来倒推的命理,就是用临床有效的复方中药来寻找中药药效的科学依据。心速宁胶囊是2005年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为新药上市的三类抗心律失常药,国内临床应用中相对于胺碘酮,更具有安全性优势。 马玉玲需要通过实验研究,来发现复方心速宁提取物抗心律失常的作用机理,即首先开展心速宁对心肌细胞电生理特性的影响,主要探讨其对离子通道的影响和作用机理。为了早日取得研究成果,马玉玲拿出了读博时的劲头,每天几乎都重复做着一件事情:利用细胞膜片钳技术,研究中药复方对心肌细胞动作电位和离子通道影响。简单地说,就是把11味复方中草药按照比例制成冻干粉,再配成不同浓度的实验用药,将药物给到心肌细胞上,记录细胞在用药前后的变化,观察中药的药理作用。做电生理实验,和其他实验不同,抗干扰性强,实验环境越安静,实验结果就越精准有效。为了保持研究的高效率,马玉玲经常在晚上5点后,别人都下班了再开始做实验,工作到深更半夜对她是家常便饭。有时实在太晚,她就在实验室过夜。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次的反复实验,追梦者的执着和坚持,她取得了让自己非常满意的研究成果。可她又面临着发表这些科研成果的一大难题。 由于主流药理学杂志只发表化学结构和作用靶点清楚的药理学研究成果。 传统中药成分复杂而成百上千,是通过他们的协同作用而产生的药理效应;这样的结果不符合主流药理研究理念而不能被主流药理学杂志接受发表。 马玉玲坚持向药理学国际会议投稿并参加会议,报告和发表研究成果。她的倾情付出终于有了回报。2017年,欧洲学术权威期刊《英国药理学会会刊》,发表了马玉玲的参会论文报告心速宁为三类抗心律失常药物的的药理研究结果, 开创了传统中药药理研究结果首次登上国际权威专业杂志的先河。
牛津大学也对马玉玲的研究成果感到异常欣慰。她的论文发表坐实了心速宁胶囊电生理研究取得了重要进展,让学校对中药研究的信心和认可度倍增。他们和陕西摩美得制药有限公司还联合申请了国际专利, 双方决定签订长期合作协议,校方同意把以研究中医项目的研究室提升为学术研究平台。 至此,牛津大学正式批准成立建校以来的首个中药研究中心,让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相关课题和相关的中药研究。时任牛津大学生理系主任的Peter Robbins教授认为,中药的优势和特色值得深度探索和研究,而牛津大学作为世界系统生物学的发源地之一,开展中药复方研究更具有很强的技术优势。整个生理系里现有500多位研究人员,其中涉及心脏研究的90人都有机会与中药研究中心合作,Peter Robbins教授十分看好中药研究中心的巨大发展潜力。他指出中药研究可以成为生理学系心脏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可靠的研究成果可以帮助中药向西方的主流医药体系接近。过去,学校从未做过如此规模的中医药研究,这是首次,可谓天时地利人和。换作是五年或十年前,那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从不可想像,到梦想成真,马玉玲让中药研究在世界一流大学里有了立足之地,成为生理系一个名正言顺的学术研究团队,欣喜之余,她时而也有一种梦幻般的恍惚。现在,她不需再耗去大把精力和时间去牵扯科研以外的事情了。在研究中心, 她能更加集中精力,专注项目研究, 她可以带领和指导团队成员反复实验,不断论证,在复方中药的多靶点调节方面所留下的研发空间里,进展显著。去年2月 和9月,瑞士的一家国际药理学期刊上,先后发表了马玉玲研究团队的的两篇心速宁药理研究最新成果的论文。 这意味着中药药理的科学认知性又迈出了重要的步履。 中医药是中华璀璨文化智慧和结晶,马玉玲深知,“中医药药理的科学验证尚未完成,不是中药的问题,而是研究手段水平的问题; 其过程是长久而持续的。传统中药的医疗及科学和文化价值之巨大,值得自己毕生去探索和追求!”


后记:采写本篇时,正赶上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记者注意到,在有关抢救治疗确认患者和疑似患者的各类报道中,总有不同的媒体提及中药如何有效治愈或患者或有效减轻了患者的症状。还例举当年SARS疫情中,中医治疗也发挥过积极作用,但这类信息却很少在官方卫生健康管理部门或官方媒体被证实或正式认可。论证中药药理的科学性,让中药成为西药药理的一部分,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这也许就是马玉玲博士想要毕生去探究的梦……

作者简介:孙建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职中央台《在祖国各地》专题节目特约记者,上海台新闻部政经记者,外语部编辑,荣获过全国广播电视好新闻二等奖,澳大利亚国际广播电视年度专题报道奖。旅居英国后,在英国Times Publications 出版公司从事英语商业杂志采编工作多年,现任华商报特刊记者。

你需要登录/注册才能发表评论
爆料
Copyright 1998-2019 英国华商报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