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1. 首页
  2. 新闻
  3. 人物

温网手记:我和克罗地亚选手的战斗情谊

2021年07月14日 12:57
(作者:赵雪湄)

7月3日,梅德韦杰夫与西里奇展开第3轮的较量,2个战斗民族的选手火力全开,争夺16强名额;俄罗斯人与克罗地亚人大战5盘,西里奇在先赢2盘胜利在望的时候,被梅德韦杰夫连扳3盘大逆转,最后2-3止步32强。

赛后按照惯例,输先赢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我正在厉兵秣马全力以赴准备采访这场比赛的赢家,世界2号种子,去年年终总决赛冠军,本届夺冠大热门儿梅德韦杰夫。这时西里奇的见面会开始了。我想,不妨先听听,从对手那里有时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素材;于是我来到了西里奇的媒体室。

哇,不少记者已在线上,看姓名大都是东欧那边的(大概率不少克罗地亚记者),我于是默默地聆听。这时,新闻官宣布会议开始,请记者提问。静悄悄的,无一人举手;我心里纳闷儿:克罗地亚记者都这么客气?温网里还从未见过这样谦虚的发布会,这不冷场了吗?新闻官有些不知所措,又问了一遍:哪位记者有问题请吧?居然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发问。这时最尴尬的要算是西里奇了,一脸蒙圈......不行,古道热肠乐于助人的我看不下去了,尽管没打算问也没想好问什么,还是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这个举动很醒目,新闻官马上喊了我的名字。我立刻说道:西里奇请你告诉我,前两盘打得好好的,眼看就要赢了,从哪儿转的这弯儿,让梅德韦杰夫逆转了过去,为什么呀?这个未经大脑深思熟虑,只是临时救场的脱口而出,却戳中了西里奇的痛处,他认认真真地反省起来......

西里奇回答完之后,我说了声谢谢(一般在选手回答后,记者们都礼节性致谢),回归静坐状态准备聆听。新闻官再次请记者们提问。太奇怪了,居然又鸦雀无声。不是战斗民族吗?咋还如此羞怯?得,好事成双吧,我再次举手,请西里奇介绍评价一下对手的打法。他生动精准地分析了起来。并且还表示之前一周梅德韦杰夫刚赢下赛事为他提振了信心(指的是在ATP250马洛卡站赢下首个草地赛冠军),也是这次反败为胜的重要原因。回答完之后,西里奇居然对我说了声谢谢(有些剧情反转的意思)。

我采访完第二个问题之后,场内继续出现了沉默,这真是一场罕见的新闻发布会。新闻官点我的名字真诚地邀请道:要不欢迎你再次发问!

好,我就不客气啦,主要是在问答过程中,我脑海里浮现出伊万尼塞维奇的身影:“马林,我几年前采访过你的教练戈兰,他告诉我你是他最喜欢的爱徒了,接下来你会做些什么?有何打算?不负恩师的期许”?西里奇答道:“现在要回家了,我希望参加奥运会,那将是我的第四次奥运之旅。我可能和伊万.多迪哥 (Ivan Dodig) 一起双打,或许还参加单打,那应该很有趣。我们会好好研究一下疫情期间去日本参赛的程序和注意事项,这次奥运会很不寻常,但我们拭目以待;再次出征奥运并尽力赢得奖牌(为国争光)肯定会很棒”。

西里奇的第三个回答带给我意外的惊喜,因为当时也正有一个奥运的选题。我们两人完成了三次问答,西里奇又说了一声谢谢。并且这时听到新闻官对我说:“非常感谢你。我宣布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

我跟他们愉快地道别。然后,我感到恍惚,难以置信,魔幻现实主义......我跑人家那儿串门儿,还反客为主。再说,太奢侈了吧,在一众记者的见证下,我进行了温网独家专访。从彪悍的西里奇临别时仗义的目光中,我仿佛觉得,我和克罗地亚人结下战斗友情,不解之缘……

你需要登录/注册才能发表评论
爆料
Copyright 1998-2019 英国华商报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